当前位置:主页 > 德润燕赵 善美家风 >
恢复窄屏

寸草尽报三春晖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

发布时间:2019-08-22 11:17  作者:admin

图片3.jpg

44岁的刘建良,出生在固安县北房上村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。打2012年起,刘建良陪母亲走过了将近八年之久的治病之路,花掉了八十多万元钱。

妈妈,在刘建良的内心是神圣伟大的。15岁那年,刘建良因为交不起学费,跟妈妈说想退学。妈妈毫不犹豫地告诉她,明天八点后,到镇医院门口取钱,建良呆呆地没有听懂。

第二天早晨,刘建良在医院的病床上,亲眼看到母亲鲜红的血液,被无情的针管抽出来的时候,他两眼模糊,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顿:因为我让妈妈来卖命,我……

家庭的艰辛,让建良15岁就选择了辍学,加入了挣钱养家的队伍。

2012年春天,建良见母亲饮食不正常,经常肚胀不舒服。经北京佑安医院确诊为:晚期肝硬化腹水。为了给母亲治病,建良辞去了工作,陪母亲一起住进了北京佑安医院。高额的医疗费、护理费、吃喝的费用,压的他喘不过气来。但是刘建良没有退缩,勇敢面对。

听人说有种进口药可以抑制肝病的病毒生长,但每盒要16000元。建良立即打听一下子就为母亲买了六盒。他说:“钱花了可以去挣,妈妈没了是永远不能再找来的。”从2012年发病到2016年,刘建良为母亲治病花去四十多万元。

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母亲的病并没有因为儿子的孝顺而得到减轻。2016年秋天,建良又带着母亲去复查时,却意外地被查出了可怕的“肝肿瘤”。医生嘱咐说,需要尽快做个切除手术,因为费用很高,征求建良的意见。

刘建良心绪非常乱,但给妈妈治病的决心丝毫没变。妈妈生我养我,用鲜血助我上学,这不是金钱可以偿还的。经过一个月的东挪西借,建良为母亲凑齐了30多万元的手术费。

2016年秋末,建良带着母亲又住进了北京佑安医院。母亲的手术前一天,医生告诉他,母亲的手术需要输血,血库里的血1500元一袋,如果自己去献血的话不用花钱。建良含着泪水决定,把自己的血输给妈妈,省下钱给母亲买营养品。当粗大的针头刺进胳膊、一袋一袋的献血流出来的时候,他眼前萦绕的总是母亲在病床上献血的镜头。

八个多小时的手术,母亲顽强地挺了过来。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,建良抹着眼泪寸步不离。次日清晨,母亲醒了,建良坐在母亲身边,小心地一点一点地喂小米粥。由于手术时插管的缘故,母亲吃饭嗓子疼不说还总呛食,一咳嗽刀口就疼。当米粥喂到一半的时候,母亲又呛着了,妈妈生气地抢过儿子手里的碗,狠狠地扔到了地上。

在母亲逐渐康复的过程中,总是发脾气,她埋怨儿子不该让她做这么大的手术,以至于长时间的受到病痛折磨。有一天母亲再一次发火埋怨儿子,建良为了不让母亲生气,没有任何回话,任由母亲发泄。没成想母亲越说越激动,竟脾气暴躁地一脚把儿子踹到了地上。这时,正好医生过来查房,看到此情景对她说:“阿姨,您不要再闹了,您儿子真的太不容易了。那天您手术输血……”“大夫……”建良制止了大夫的话,走出了病房,嚎啕大哭。

如今,手术已经三年的母亲还很好,刘建良很欣慰,他说:“自从手术出院以后,我妈妈每个月都要拿5000块钱的药,三个月还要复查一次,少则一两千,多则三五千,另外一年还要去医院住个三两次,但是,看着妈妈现在还能出来进去的,我觉得花多少钱都值。”